澳门娱乐开户官 - 年化收益60%!顺丰大股东清仓减持可转债后 第二天惊现折价转让

澳门娱乐开户官,要想实现原股东的变现与新股东的引入,在二级市场和大宗交易这两条道路上,不一定非要选择股票交易这列“火车”,更可以踏上可转债协议转让这趟“高铁”。

12月11日, 顺丰控股发布关于控股股东减持公司可转换公司债券的公告,公司控股股东明德控股12月10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减持顺丰转债3500万张,占发行总量的60.34%。减持后,明德控股不再持有顺丰转债。

虽然顺丰控股没有就控股股东的本轮投资收益发布公告,但从公开的交易信息来看,明德控股以105元价格变现的概率最大,这意味着,这笔可转债投资的年化收益率超过60%。但这并非本轮投资的“硬核”。在可转债交易的表象之下,或许还隐藏着一种股东“对倒”的新玩法。

58亿可转债与60%的年化收益率

今年11月18日,顺丰控股曾公开发行了5800万张可转换公司债券(债券简称:顺丰转债,债券代码:128080),每张面值为人民币100元,发行总额人民币58亿元。根据当时公告,公司本次发行的可转债期限为发行之日起6年,即自2019年11月18日至2025年11月18日。票面利率分别为:第一年0.2%、第二年0.4%、第三年0.6%、第四年0.8%、第五年1.2%、第六年2.0%。

根据此前公告,本次顺丰募资投向主要包括:15.2亿元用于飞机和航材购置维修,14.9亿元用于智慧物流信息系统建设,10亿元用于速运设备自动化升级,5.9亿元用于陆路运力提升,还有12亿元用于偿还银行贷款,以降低公司资产负债率,优化资本结构,支持公司现有主营业务发展。顺丰控股董事会秘书甘玲当时对媒体表示,借力资本市场公开发行可转债,有助于顺丰控股专注主营业务,增强核心竞争力。

在5800万张可转换公司债券中,顺丰控股的控股股东明德控股共计配售顺丰转债3500万张,占本次发行总量的60.34%。

从目前情况来看,明德控股的本轮投资,显然不是为了转股目的。记者查阅“深交所债券大宗交易”发现,12月10日,顺丰转债出现3501.44万份成交量。从协议交易的成交明细来看,绝大多数为机构专用账户,而主力卖方营业部则是华泰证券深圳深南大道基金证券营业部。由此可以推测,明德控股大概率是借由这一通道,实现了可转债的清仓减持。

而从协议交易的债券大宗交易明细来看,由机构专用所接盘和华泰证券深圳深南大道基金证券营业部所出仓的交易,成交价格均为105元。

初步计算可知,顺丰控股控股股东明德控股在不足一个月的短期时间段内,已经实现了5%收益。由此推算,明德控股对于顺丰控股的此笔投资,年化收益率已经超过60%。

2、昨日大宗交易价格突现大跌

不过,并非所有投资者都按照60%的超高收益率实现了变现。

记者发现,次日,也就是12月11日,顺丰转债再度出现两笔大宗协议转让。成交价格下滑到82元和95元,成交数量分别为3.25万张和1.03万张。

那么,这两笔交易是否仍然与顺丰控股控股股东明德控股有关呢?答案是否定的。

一方面,从买卖双方营业部来看,10日所出现的“机构专用”接盘方和“华泰证券深圳深南大道基金证券营业部”出仓方,都没有现身。

另一方面,在顺丰控股公司公告中明确,明德控股于2019年12月10日,通过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采用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其所持有的顺丰转债3,500万张,占本次发行总量的60.34%。本次减持后,明德控股不再持有顺丰转债。

3、减持可转债案例增多

实际上,随着融资渠道的多元化推进,以及市场可转债发行的增多,a股公司大股东减持可转债的事件也在增多。

今年11月21日,浦发银行曾发布第一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减持可转债的公告,其中显示,11月15日至11月20日下午上交所收市,公司第一大股东国际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减持公司可转债5000万张,占发行总量的10%。减持后,国际集团及其一致行动人仍合计持有公司可转债9832万张,占发行总量的19.66%。

从11月相关案例来看,索通发展11月27日晚间也发布公告,公司接到控股股东郎光辉通知,其于11月27日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减持索发转债945,000张,占发行总量的10.00%。通光线缆也于11月28日晚间公告,控股股东减持公司39.03%可转债。

更早些时候,今年4月,绝味食品控股股东也减持公司可转债100万张。

可转换债券是在发行公司债券的基础上,附加了一份期权,允许购买人在规定的时间范围内将其购买的债券转换成指定公司的股票。因此,可转债作为兼具股债双属性的投资工具,在牛市时可以获取换股收益,熊市时能够获得债券利息。在前些年,也确实存在部分股东通过配售大量可转债一上市猛减持的路数。

有投行人士分析说,在此前的减持新规之下,由于对定增解禁后股份减持的进一步限制,使得定增市场王气收敛,昔日光芒渐趋暗淡,有助于凸显可转债的优势:大股东通过配售可转债,或直接卖出兑现收益,或卖出可转债再增持股票,或直接长期持有股票,都有通畅的操作空间。

从实际情况来看,在今年的转债行情下,控股股东投资可转债也确实大都实现了一定幅度的浮盈。但是我们并不能由此得出控股股东是为了谋求短期大幅套现的结论。

以绝味食品控股股东减持公司可转债为例,当时有机构专门为此发布了研究报告,认为无需担忧。

4、到底是一种什么玩法?

那么,以顺丰控股控股股东为代表的可转债减持,到底更有可能是一种什么“神操作”呢?

在昨日的股吧中,市场给出的一种答案是,这原来是一种股东对倒的新玩法——顺丰控股流通盘偏低,44亿的总股本下,只有16亿的流通股份。因此,部分试图配置顺丰控股的基金难以在二级市场顺利增持公司股票。而借用可转债发行的机会,从大股东手里接过可转债,未来有成为顺丰控股长线股东的可能。

从交易所交易公开信息所提示的接盘方均为机构专用来看,长线投资者借道可转债变身顺丰控股长线投资者的概率极大。

沿着此逻辑往上追溯,顺丰控股之所以流通股份迟迟难以打开,则与公司选择的借壳上市路径密切相关。2016年,鼎泰新材筹划将全部资产及负债与顺丰控股100%股权的等值部分进行置换,交易完成后,顺丰创始人王卫将成为鼎泰新材实际控制人,由此,顺丰控股踏上了借壳上市之路,而鼎泰新材股价则出现连续10多个涨停。

由此可见,在顺丰方面搭乘股价上涨顺风车的同时,也在承受流动盘一直偏低的代价。而作为快递物流头部企业,借道可转债交易,又在成为解决这一瓶颈的便捷通道。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