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发娱乐场会员注册 - 故事:小姑子赖我家处处刁难我,总裁霸气护妻,当场撵她出门

众发娱乐场会员注册,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苏汝

晚上7:00,电梯终于停在了18楼。

苏糖看了一眼左手戴着的白色手表,轻快地踩着杏色高跟鞋,从电梯里慢悠悠地走出来,一边从包里掏出门钥匙,一边愉悦地哼着歌。

她将钥匙插进锁孔转动开锁,“咔擦”一声,门开了。

推开门,她脱下高跟鞋,换上家居鞋,疑惑地看着亮着灯的客厅。

咦,是沈湛回家了吗?

她兴奋地跑进客厅,却看到一个她不想看到的女人。

沈月,是她老公沈湛同父异母的妹妹,跟她天生不对付,当初不仅反对她和沈湛结婚,还私自拿走她的化妆品,拿了之后还理直气壮地说化妆品是用沈湛的钱买的,她凭什么不能用。

她眯起眼睛,不爽地看了一眼正从厨房走出来的沈湛。

沈湛穿着猫咪围裙,端着一碗热汤,一脸惊喜地看着她,然后又轻轻地放下汤,快步向她走过来。

“老婆,我就知道是你回来了。”他开心地抱了抱她,然后拉着她走向餐桌,殷勤道:“我刚刚在厨房就听到声音,就猜到是你回来了。怕你饿着肚子,给你热了山药排骨汤,你趁热快喝吧。”

苏糖终于展颜一笑,她用勺子搅拌了几下热汤,然后看了一眼客厅,眼中疑惑地看着他。

沈湛懵了一会儿,看见自家老婆的眼色后,才想起家里来了一个搅事精妹妹。

知道苏糖和沈月不对付,他乖乖认错,凑近她的耳朵,亲昵地说:“老婆,都是我不好,没法拦住她,因为我爸也来了。”

苏糖想起那个偏心眼的公公,当初因为沈月不喜欢她,那个公公竟然逼沈湛和她分手。

她心有余悸地吸了一口气,十分大度地谅解了他。

她疑惑地问:“他们来干什么,你爸呢?”

沈湛叹了一口气,无奈,放低声音解释:“沈月在这边找了工作,我爸想让她在我们这住一段时间,不过我拒绝了。我爸很生气,非要她留下来,他刚刚才离开,你就回来了。沈月不肯跟着回去,一直赖在那,我就懒得管她,想着你快到家了就先去给你热汤。”

苏糖喝了几口汤,眉头微皱,想说些什么。

沈月就过来了,她得意洋洋地看着苏糖,“嫂子,以后我就住下来了,你可要大方点,别为难我啊,要不是爸爸,我才不想来你这小破屋呢,哼!”

苏糖还没回击,沈湛就怒了,“沈月,对你嫂子客气点,还有,谁同意你住在这。”

沈月一听这话,哪还忍得了,她红着脸,冲上前将热汤打翻。

而沈湛眼疾手快地拉起苏糖,热汤才没有洒在她身上。

苏糖差点被热腾腾的汤烫到,手上被溅到几滴都觉得有些痛,难以想象一大碗洒在她身上,她会不会毁容或受伤。

苏糖一肚子气,眼里闪着一股无法遏制的怒火,最终她忍不住上前给了沈月一巴掌。

“沈月,你知道你刚刚那一碗汤有可能会让我受伤吗,我到底怎么得罪你了,你这样看不顺眼我,明知道我和沈湛跟你们关系不好还眼巴巴凑上来给我们添堵,大家各自安好不好吗?”

她心气不顺地捂着胸口。

沈月心气不平,却底气不足地抗议:“我就是看你不顺眼,我哥的房子凭什么我不能住。”

苏糖气笑了,刚刚不让她住的明明是沈湛,却全怪到她身上。

沈湛看到自家老婆被欺负,心里憋着怒火,大力地推开沈月。

然后他心疼地安抚着苏糖,拉着她走进厨房,用水给她的手清洗,看着红红的一块,他一边自责,一边轻轻地在手上涂着烫伤膏,再用干净纱布包扎。

沈湛搂着苏糖走出厨房,眼中的怒火已经化为实质,他毫不留情地赶人,“沈月,你离开我们家吧,我不欢迎一个时刻想伤害我老婆的人。”

沈月愤愤不平,“我可是你亲妹妹,她一个外人根本不重要。”

“对我来说,你才是外人,别忘了你的母亲是小三,即便我母亲现在过得很好,我也无法原谅你们。”沈湛突然讽刺地笑了一下。

苏糖想到那个温柔的婆婆,紧紧地握住他的手,语气温柔了许多,“别在意,你还有我和妈。”

沈月说不出话,她干脆坐在沙发上。

沈湛直接叫了一辆车,拽着她上车,让司机将她送到他父亲那里,然后打电话通知他们,就搂着苏糖回家了。

进了客厅后,他抱起苏糖,将她轻轻地放在沙发上,从厨房里又端出一碗汤,坐在她旁边,一小口一小口地将汤喂到她嘴里,温柔地道歉:“老婆,对不起,今天差点让你受伤了。”

苏糖喝下最后一口汤,凑近他,调皮地亲了他一口,“老公,我们是一体的,我怎么会怪你,心疼你都还来不及。”

沈月的事情过去没多久,沈月的妈妈章怡又跑出来作妖。

她借着沈爸爸的名义约了沈湛,沈湛直觉没好事,乖乖向老婆报备行程并提出要带她去。

苏糖想起章怡,就记起结婚时她撺掇着沈月跟她作对,表面虽然和和气气地骂她女儿不懂事,但实际上却是在影射她欺负沈月,搞得沈爸爸对她更不待见。

她皱着眉头,瞪了一眼沈湛,“她能有什么好事,你要去见她。”

沈湛也不愿意赴约,他无奈道:“她说我爸有事要告诉我,不想见我,就让她来。”

苏糖真想不通这个顽固不通的公公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明明她婆婆那么好的一个女人,却偏偏要出轨章怡这个长得普通心计又多的女人,这也就算了,但总是时不时来打扰她的小日子就很让人厌烦了。

两人到了餐厅后,却发现章怡旁边还坐了一个长相妩媚的女人。

沈湛眼底闪过厌恶,但很快消失,他牵着苏糖的手走过去。

坐下来之后,他才淡淡开口:“章女士,我爸要跟我说什么。”

章怡看到苏糖的时候,有些诧异和失望,但很快她就微笑着回答:“哎呀,你们小两口刚来,要不先点菜吧,我们边吃边聊。”

苏糖看着对面的美艳女人一直盯着沈湛,掐了一下他腰间的软肉,对章怡今天的目的却有些了然,她目光平静地看着章怡,口气淡淡,“不用了,我们在公司吃过了,有什么话就直接说吧,章阿姨。”

章怡被苏糖拒绝,脸色有些沉,但没多久她就笑了,装作亲切地开口:“哎呀,看我把这时间订晚了,对不住啊。”

然后她拍了拍美艳女人的肩膀,继续说:“这位是我和你爸爸朋友的女儿林霜霜,我听说小湛的公司不是招人嘛,就想问问你能不能推荐一下霜霜,你爸爸知道了这件事后,就让我来找你,看看能不能帮一下这个忙,霜霜刚从国外回来,能力很强的。”

林霜霜也娇羞地看着沈湛,语气娇娇:“湛哥哥,我们以前还在一起玩过呢,当时你还挺喜欢我的,我还说以后要嫁给你呢,你不记得我了吗?”

沈湛一看她就知道不好,视线立刻望向苏糖,语气坚定:“抱歉,不记得,也不喜欢,你可能会错意了。”

苏糖“噗呲”一声笑了,见情敌被沈湛说成自作多情,她的心情很好,也就不计较他招蜂引蝶了,于是口气强硬地宣誓主权:“不好意思,林小姐,沈湛已经是我老公了,麻烦你不要在已婚男人面前说这么暧昧的话。”

章怡看形势不好,立刻出口缓和气氛:“哎呀,霜霜这是开玩笑呢,你们别介意,她工作的事情就拜托你们帮帮忙了。”说完还向林霜霜使了个眼色。

沈湛被章怡的厚脸皮气笑了,语气也不耐烦地拒绝:“不好意思,公司的人事不归我们管,我们也不会帮这个忙,更何况这个女人跟我们非亲非故,我们凭什么要帮她,真是可笑。”

章怡也预想到这样的结果,她也不恼,只是有些可惜,原本她还想让林霜霜将沈湛勾引过来呢,谁知道今天苏糖也会一起过来,真是失策!

林霜霜却不乐意了,看着沈湛扮可怜,“湛哥哥,你就帮帮我嘛,我也想跟你一起工作,我真得很厉害的,我那么可怜,你就答应嘛。”

苏糖被她这撒娇的语气快要恶心死了,她翻了个白眼,让沈湛自己处理这朵烂桃花。

沈湛看到自家老婆不开心了,也很憋闷,他口气强硬地拒绝道:“那谁,麻烦你不要再叫我哥哥了,不仅难听,而且我老婆听了会不开心,还有章女士,这件事我再说一遍,我们不会帮忙,麻烦以后不要再让我见到这个女人。”

说完他拉起苏糖,亲昵地搂着她离开餐厅。

上了车,苏糖想到那个女人,语气有些酸酸道:“湛哥哥~有人这样叫你开心吗?”

沈湛贴心地替她扣上安全带,一脸笑意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我很开心啊,老婆你再叫一次。”

苏糖傲娇地哼了一声:“想得美!”

沈湛宠溺一笑,抓住她的手,看着她的眼睛,温柔道:“老婆,我很乖的,虽然偶尔吃醋有益健康,但是我还是想让你吃糖,因为我也很想‘吃糖’啊!”

苏糖听他将“吃糖”两个字咬得很重,脸上顿时染上羞意,“等下回家去楼下超市买给你吃。”

沈湛不答,意味深长地看着她笑。

今天策划部很忙,沈湛作为副部长,就留下来加班了。

下班已经是晚上8:30了,男同事刘奇拦住了他,“沈哥,今晚别那么早回家啊,一起去酒吧玩吧,哥几个全都去,今天嫂子好不容易回家了,你就跟我们一起吧。”

沈湛没怎么思考,就想拒绝,刘奇又劝:“沈哥,你不会真的像公司其他人说的怕老婆吧,大家都说你硬不起来,太温柔了。”

沈湛却笑了,“小刘,什么叫怕老婆,我这叫宠老婆,你们这些小年轻不懂。”

刘奇摇摇头,“那你跟我们一起去吧,嫂子肯定不会怪你。”

“好啊,我去,不过……我得带我老婆一起去,你们不介意吧?”

众人摇摇头,一脸服了地看着他。

沈湛还当着他们的面给苏糖打电话,“老婆,等下回家我接你去酒吧,我们好久没有一起约会了。”

苏糖慵懒的声音传出:“可是我都做好饭了。”

“没事,我们约会回来再吃,我保证全部吃完,你先换衣服吧,不要穿得太漂亮,太漂亮我不放心。”他语气亲昵,眼神柔和,看得其他男同事起鸡皮疙瘩。

刘奇一脸嫌弃地看着沈湛,“沈哥,你和嫂子真得是无处不在地撒狗粮啊,我们这些光棍看得都有点眼热。”

“是吧,叫你们好好谈恋爱,别乱玩,和喜欢的人在一起,空气都是甜的。”他边说边收拾桌上的文件,眼底的笑意遮都遮不住。

到了酒吧之后,沈湛敬了大家几杯,就拉着苏糖去吧台喝酒调情了。

他点了两杯蓝色夏威夷,就侧身对着苏糖,一只手握住她白皙柔软的手,一只手把玩着她耳边的头发,目不转睛地看着她,由衷地赞美:“老婆,你真美,无时无刻都在散发魅力。”

苏糖被他夸得脸红,沈湛却很满意地笑了,“都嫁给我了,还这么爱脸红,不过,我很喜欢。”

苏糖喝了一口鸡尾酒,笑着问:“今天怎么突然来这里?”

“包厢那几个一直让我来,他们还说我怕你呢,我明明是宠你才对,你说是不是?”他嘴角一勾,笑得荡漾。

她不服气地摇摇头,“哼,你也很爱欺负我啊。”

沈湛捏了捏她粉嫩的小脸,大力地在她嘴上亲了一口,“胡说,我明明那就是在宠爱你好么。”

突然被亲,苏糖不自在地看了下四周,又捶打了他一下,“我去洗手间一趟,你别喝那么多了。”

沈湛乖乖点头。

苏糖简单补了个妆,出来就看到一个黑色短裙的女人正在纠缠沈湛,靠近一点才听见女人的声音。(作品名:《老婆,我很乖》,作者:苏汝。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看更多精彩)

点击右上角【关注】按钮,第一时间看故事精彩后续。